<meter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ource id="3nutp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
      <code id="3nutp"></code>
    1. <big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 id="3nutp"></s></delect></big>

        1. <meter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ource id="3nutp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          1. 首页 > 书画频道 > 人物传奇> 正文

            汪曾祺:文中有画意

            2019-02-25 09:03:47  |   来源:光明日报   |   编辑:陈晨   |   责编:郑思雯   |  

            汪曾祺:文中有画意

            资料图片

            汪曾祺:文中有画意

            资料图片

            汪曾祺:文中有画意

            资料图片

              【大家】

              汪曾祺先生是多面手,脚踏戏剧和文学两只船,书画兼擅,还有美食家之誉。虽说如今能作文、亦能画的才?#26377;?#20316;家不少,但多能分得开,画是画,文是文,两档子事。对于汪先生来说,文与画是融合无间的,文中有画,画中有文。本文尝?#28304;?#20070;画这一视角切入,走进汪先生的文学世界,?#25945;?#20070;画修养与其文学创作的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自得其乐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晚年有两个愿望:一是在中国美术馆开一个小型画展,二是出本书画集,然而这两个愿望在生前都未实现。在去世近三年后,他的子女整理父亲生前画作,用其稿费自行印制了一本装帧考究的《汪曾祺书画集》。这本书画集是非卖品,只印了千余册,送给家乡高邮和生前友好作纪念。

              《汪曾祺书画集》收录书画作品120余件,从中可以窥见汪先生书画创作的大致风貌,是典型的文人画,每?#29615;?#37117;值得玩味。书后的“一点说明”指出:“他的书画与他的文学作品都表达了他这个?#35828;?#24605;想和品味,是可以互为补充的。”这无疑是解人之语。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对书画的态度是“书画自娱”“自得其乐”,同做美食一样,是写作之余的休息、“岔乎岔乎”。他说:“我的画其?#24471;?#26377;什么看头,只是因为是作家的画,比较别致而已。”(见《自得其乐》)他还引用晋代陶弘景诗句说“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”。当然,这也是?#20808;?#23478;的谦虚说法,实则他的书画作品送?#35828;?#26497;多。坊间流传着很多有关汪先生赠画的趣闻轶事,到底多少人手头有,?#20004;?#20173;是未知数。文人雅士自不待言,平头百姓因为种?#21482;?#32536;,得到其赠画似乎也并不难。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曾给冯友兰先生之女、作家宗璞画过三幅画,有幅?#26723;?#22270;上题赠小诗:“人间存一角,聊放侧枝花。临风亦自得,?#36824;?#36196;城霞。”小诗甚得冯友兰称赏,赞其“诗中有人”“不隔”。宗璞也说,汪曾祺的戏与诗、文与画?#23478;?#30528;一段真性情。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给作家张抗抗也画过?#26723;ぃ?#24182;题诗:“看朱成碧且由他,大道从来直似斜。见说洛阳春索寞,?#26723;?#25298;绝著繁花。”张抗抗忍不住感叹,汪老的诗“耐人品味”。

              两幅画虽都无缘得见,但这两首题画诗流传甚广,足以印证汪先生画作的品格。

              前段时间,?#25910;?#25910;到东北师范大学的徐强老师发来的一张图,说是新近看到的汪先生画作。那是1992年5月,他为广州花城出版社的黄伟经画的兰花山石图,上题:“?#25103;?#34224;薰,唯吾德馨。随笔随意,鼓瑟吹笙。”黄伟经?#27604;巍?#38543;笔》杂志主编,题诗与兰花契合,?#26234;擅?#23558;“随笔”二?#26234;?#20837;其中,风雅有趣。

              1995年,汪先生应邀赴温州瓯海采风,曾给搀扶他走路的当地少女题?#37073;?ldquo;家居?#35752;?#19995;中,人在明月光里”,又给其父亲开的饭馆写?#20449;?ldquo;春来酒家”。离去世两个月前,汪先生在报上读到一篇文章《爱是一束花》,大受感动,随即写下《花溅泪》一文,还邀好友为此文写评论,又画?#29615;?#30011;送给这位素不相识的作者车军——画的是几束盛开的丁香。

              车军不胜?#23633;ぃ?#19987;门送去装裱,负责装裱的后生很懂画,赞曰:“画好,字好,意也深!”但凡有一点因缘,汪先生便慷慨赠人字画,“有求必应”,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

              对于自己的书画作品,除了谦虚,汪先生?#36130;?#26377;些自信甚或自?#28023;?ldquo;我的字照说是有些基本功的”,“我的画不中不西,不今?#36824;牛?#30495;正是‘写意’,带有很大的随意性”。他还说:“画中国画还有一种乐趣,是可以在画上题诗,可寄一时意兴,抒感慨,?#37096;?#20197;发一点牢骚。”(见《自得其乐》)这些话不啻是理解其书画作品的最好注脚。

              翻其书画集,可以看出,汪先生的书画大抵如此,随意、随性,因有寄兴而颇多意趣,耐人品味。假若没有这些书画作品,没有这些颇见情趣和品格的口口相传的故事,汪先生还是不是大家心目中“可爱的老头儿”?#30475;?#26696;显然是否定的。

              才子文章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创作了数篇以绘画为题材的小说,《岁寒三友》《鉴?#22270;摇貳?#37329;冬心》等?#38469;牽?#36275;以证明他对书画不是一般的爱好,而是深入骨子里的透彻理解和?#19981;丁?/p>

              “岁寒三友”的说法源于传统绘画主题——松、竹、梅。而汪先生小说中的三位主人公分别为开绳厂的王瘦吾、做鞭炮的陶虎臣、介于画家和画匠之间的画师靳?#36879;Α?#19977;位是好朋友,也是贫寒之交,都靠手艺吃饭。当王瘦吾、陶虎臣两家的生活陷入困顿、在死亡线上挣扎时,靳?#36879;?#27589;然决然卖掉了他视若?#24742;?#30340;三块田黄,来接济两位老友。这样的深情厚谊令人动容,人性的?#24049;?#21644;温暖跃然纸上。

              《岁寒三友》对靳?#36879;?#30340;刻画很“专业”,说他家三代?#38469;?#30011;画的,山水、人物、翎毛、花卉,什么都画,也画行乐图和?#37319;?#22270;,靳?#36879;?#26412;人?#19981;?#30011;青山绿水和工笔人物。小说中另有一个人物季匋民,是位衣食无忧的大画家,正是他买走?#22235;?#19977;块田黄。其中有一段描写是季匋民对靳?#36879;?#30340;对话:“你的画,家学渊源。但是有功力,而少境界。要变!山水,暂时不要画。你见过多少真山真水?人物,不要跟着改七芗、费晓楼后面跑。倪墨耕尤为甜?#20303;?#35201;?#28966;?#21776;伯虎,直追两?#25991;?#21776;。我奉赠你两个?#37073;?#21476;,艳。比如这张杨妃出浴,披?#20174;?#27915;红,就?#20303;?#29992;朱红,加一点紫!把颜色搞得重重的!脸上也不要这样干净,给她贴几个花子!——你是打算就这样在家乡困着呢,还是想出去闯闯呢?出去,走走,结识一些大家,见见世面!到上海,那里人才多!”

              这样的描述,没有书画功底断不可能写就。

              而《鉴?#22270;摇?#20013;的大画家季匋民和卖水果的叶三虽然地位、身份相差悬殊,却是一对难觅的知音,二人在艺术上、精神上是相通的。小说中写道:“季匋民最佩服李复堂。他认为扬州八怪里李复堂功力最深,大幅小品都好,有笔有墨,也奔放,也严谨,?#19981;?#21402;,也秀润,而且不装模作样,没有江湖气。”这哪里是在写季匋民,分明在写自己对李复堂的态度。小说中季匋民画了画,叶三都能说出好在?#26410;?mdash;—

              季匋民画了?#29615;?#32043;藤,问叶三。

              叶三说:“紫藤里有风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唔!你怎么知道?”

              “花是乱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对极了!”

              季匋民提笔题了两句词:

              “深院悄无人,风拂紫藤花乱。”

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对话简洁传神,是在说对?#29615;?#30011;的鉴赏。如果没有书画方面的修为,没有深厚的传统文化?#33258;蹋?#20309;以能写出这样的小说?

              《金冬心》则写了一场豪宴,大盐商程雪门宴请新到任盐务道铁保珊大人,请扬州八怪之首的大画家金冬心作陪。宴会中行“飞红令”,情急之下,程雪门胡诌了一句“柳絮飞来片片红”,正当大家对这句逻辑不通的杜撰诗句起哄之际,金冬心凭着自己的捷才作诗一首:“廿四桥边廿四风,凭栏犹忆?#23665;?#19996;。夕阳返照?#19968;?#28193;,柳絮飞来片片红。”并说这是元人诗句,替程雪门大大挽回了面子。程雪门为表谢意,第二天给金冬心送来一千两银子。小说此前还有铺陈,说靠卖画为生的金冬心,手头正紧,赶画了一批灯笼画,想请金陵的才子袁枚帮着卖掉换些钱用,不料画被如数退回,他心心念念的十盆箭?#23478;?#27809;钱买。得到程雪门的银子后,他立刻把那兰花买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黄裳先生?#20848;邸?#37329;冬心》:“值得一说的是他的《金冬心》。初读,激赏,后来再读,觉得?#36824;?#26159;以技巧胜,并未花多大气力就写成了,说不上‘代表作’……后来重读,觉得这正是一篇‘才子文章’,摭取一二故实,穿插点染,其意自见,手法真是聪明,但不能归入‘力作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这样的题材,这样的描摹和把握,非汪曾祺莫属,说是“才子文章”毫不为过。

              小桥流水

              除了小说,汪先生写过大量与书画相关的散文随笔。《徐文长的婚事》《徐文长论书画》《齐?#36164;?#30340;童心》《张大千与?#38686;?#32034;》?#26460;?#22825;寿的倔脾气》《张郎且莫笑郭郎》等,皆取材于不同年代的画家。只有对他们了然于胸,才会摭取其中旨趣加以点染,写成文章。《看画》《写?#24103;貳?#35848;题画》《题画二则》《书画自娱》《自得其乐》《文人与书法》《文章余事》《只可自怡悦,不堪持赠君》等,写的?#38469;?#20182;个人对书画的体会、相关经历、创作心得等内容。

              从这些文章中不难看出,汪先生之于书画,有着深厚的?#33258;蹋?#19981;是半路出家,而是?#26377;?#32819;濡目染,形成稳定的特长和兴趣,并相伴终生。?#25910;?#22312;2005年选编了一本《文与画》(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),其中所选多为汪先生谈书画的文章。据说不少读者正是通过此书得以了解汪先生在书画方面的才情。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的创作?#31119;?#24456;多经验来自于书画。比如谈到语言问题——汪先生非常重视语言,把语言的重要性?#39057;?#26497;致,认为“语言不只是?#38382;剑?#26412;身便是内容”,他说:“中国人写?#37073;?#38500;了笔法,还讲究‘行气’。包世臣说王羲之的?#37073;?#30475;起来大大小小,单看一个?#37073;?#20063;不见怎么好,放在一起,字的笔画之间,字与字之间,就如‘老翁携举幼孙,顾盼有情,痛痒相关’。?#25165;?#35821;言,也是这样。一个词,一个词;一句,一句;痛痒相关,互相映带,才能姿势横生,气韵生动。”(见?#24230;?#38754;——谈语言》)在他看来,语言和写字一样,?#23478;?#21069;后呼应、相互兼顾。

              谈到短篇小说创作,汪先生认为这与?#35828;?#27668;质有关,有人气质如大江大河,适合长篇巨制,而他自己则是小桥流水式的,只能写短篇,就像“倪云林一辈子只能画平远小景,不能像范宽一样气势雄豪,也不能像王蒙一样烟云满纸”。(见《晚饭花集》自序)

              在《小小说是什么》一文中,汪先生说:“小小说是斗方、册页、扇面。斗方、册页、扇面的画法和中堂、长卷的画法是不一样的……可以说,小小说是空白的艺术。中国画讲究‘计白当黑’。包世臣论书,以为应使‘字之上下左右皆有字’。因为注意‘留白’,小小说的天地便很宽余了……小幅画尤其要讲究‘笔墨情趣’,小小说需要精选的语言。”你看,这完全是?#23376;?#30340;画论。

              谈到“创作的随意性”,汪先生举齐?#36164;?#30011;荔枝、郑板桥的“胸有成竹”等例,说明作文和写?#24103;?#30011;画一样,作品完成以后不会和?#39038;际?#23436;全一样,“殆其篇成,半折心始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谈到自己的气质,汪先生说:“我永远只是一个小品作家。我写的一切,?#38469;切?#21697;。就像画画,画一个册页、一个小条幅,我还可以对付;给我一张丈二匹,我就毫无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在汪先生看来,书画和文学是相通的,书画之道同样?#35270;?#20110;文学创作。他曾自称是也写小说也写戏曲的“两栖类”,加上书画的造诣,说成“三栖类”也不为过。可以肯定地说,如果没有书画创作的切实经验和体悟,没有书画方面的深厚学养,他的文学世界不会是这个样子。从这个角度言,汪先生是难以模仿的,即便是学,得到的也仅是皮毛而已,?#20999;?#20256;统文化的修养源于幼年的滋润浸染,岂是一日两日之功。

              融入血液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对书画可说是“情有?#20048;?rdquo;,对于没有专门去从事绘画,他曾不止一次地表达过遗?#19969;?ldquo;我小时候没有想过写戏,也没有想过写小说。我?#19981;?#30011;画。”(见《两栖?#37038;觥罰?#20854;散文?#29420;懊坊ā?#26366;这样结尾:“我应该当一个工艺美术师的,写什么屁小说!”而在《西南联大中文系》一文中,他也曾写道:“我要不是读了西南联大,也许不会成为一个作家。至少不会成为一个像现在这样的作家。我也许会成为一个画家。如果考不取联大,我?#24613;?#32771;当时也在昆明的国立艺专。”

              命运就是这么弄人,汪先生没能如愿成为画家,却成了作家。难得的是,他将看画的习惯、对书画的兴趣保持终生,?#26377;?#23398;、中学、大学,及至做了编剧、享誉文?#24120;?#37117;“以画名”。

              初二时,汪先生曾画过?#29615;?#22696;荷,裱出后挂在了成绩展览室,那是他的画第一次上裱。上西南联大后,在“西洋通史”课上,他交了一张作业——马其顿国的地图,教这门课的皮名举先生有这样的?#20848;郟?ldquo;?#31513;?#20043;地图美术价值甚高,科学价值全无。”

              因?#20013;?#24471;好,西南联大中文系的很多布告均出自汪先生之手(见马识途著《想念汪曾祺》)。他在沽源画过《马铃薯图?#20303;?#21644;《口蘑图?#20303;罰?#19968;是淡水彩,一是?#30452;?#30011;,也算是书画才情的另一种发?#21360;?#22312;北京京剧团作编剧时,他因字好,有一段时间专门写字幕,在宽?#36824;?#22235;寸的玻璃纸卷上用蝇头小楷竖行书写,而且不能出错。

              20世纪80年代后,因《受戒》等一批小说的发表,60多岁的汪先生复出文坛并享有盛名,画名亦随?#19995;?#25196;。

              画家黄永玉说汪先生懂画——他们是朋友,当年在上海时与黄裳一道被称为“三剑客”:“我的画只有他一个人能讲。我刻了?#29615;究蹋?#28023;边故事》,一个小孩趴在地上,腿在后面翘着。他就说,后面这条线应该怎样怎样翘?#20808;?#20877;弯下来,我按照他的意见刻了五张。”“(二十世纪)五十年代,为了帮我理解齐?#36164;?#20182;还专门为我写了一篇小文章《一窝蜂》,只给我看的,没有发表过,稿子应该还在。他没有见过齐?#36164;?#20294;用小说样子来写。清晨,?#20808;?#21548;到窗户外面咣当响了一声,是有人掀开盖煤炉的盖子。?#20808;似?#26469;走到院子里,又?#32654;?#19981;同颜料调,红的,?#39057;摹?#36208;到画案前,开始画藤萝,藤萝旁再画蜜蜂,一只蜂,两只蜂,简直是一窝蜂……他死了,这样懂画的朋友也没有了……要是他还活着,我的万荷堂不会是今天的样子,我的画也不会是后来的样子。”(见李辉著《高山流水,远近之间》)

              天生的奇才,是家庭与社会适逢其时地遇合与促成,无法模仿也不可复制。汪先生身上有着浓郁的传统文化背景,他出生在书香门第,祖父是清末“拔贡”,家道殷实。年?#36164;?#20020;过的字帖不少,大?#20013;?#23383;都练过,《圭峰碑》?#26029;行?#20844;家传》《多宝塔》《张猛龙碑》等,这奠定了他书法的底子。

              画画虽没师承,也没专门学过,可汪先生的父亲多才多艺,琴棋书画无所不能,父亲作画时他就站在边上看,有时帮着抻?#21448;剑?#20316;画的技巧如勾筋、?#23395;帧?#35774;色等就这样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。读画的机会也多,家中藏有不少珂罗版的古画,他翻来覆去地看,很早就培养了识画的才能,对陈白阳、徐青藤、八大的画,“乃大好之”。?#20999;?#35848;艺类的杂书,诸如余澹心的《板桥杂记》、包世臣的《艺舟双楫》等,也都年?#36164;?#21363;有所涉?#28020;?/p>

              在《苦瓜是?#19979;稹罰?#20889;于1986年)一文中,汪先生这样写道:“‘苦瓜’之名,我最初是从石涛的画?#29616;?#36947;的。我家里有不少有正书局珂罗版印的画集,其中石涛的画不少。我?#26377;∠不?#30707;涛的画。石涛的别号甚多,除石涛外有?#22270;謾?#28165;湘道人、大涤子、瞎尊者和苦瓜和?#23567;?rdquo;一篇饮食类文章,?#21019;?#30011;入手,写得跌宕起伏、摇曳多姿,从中亦可看出他不一般的童子功。

              汪先生少年时打下的书画功底,随着年龄、阅历的增加,慢慢发酵。初中时放学回家,一路上东看西看,画画的、裱画的都不错过。到了大学,但凡与字画相关的,他都有兴趣。泡茶馆,爱看茶馆的?#21494;睢?#39280;壁的字画?#36824;?#35057;画店;看恩师沈从文先生的各种收藏,跟着他到处闲逛看一些字画漆器等;教他?#20309;毫?#26397;诗选课的杨振声先生还专门邀他到住处一起欣赏姚茫父的册页。

              在沈从文先生引荐下,1948年,汪先生曾做过一段时间的历史博物馆职?#20445;?#36825;让他有机会看了不少字画。他爱看画展,常带着家人去看绘画展览、故宫的字画等。据女儿汪朝回忆:父亲对故宫书画馆的展品非常熟悉,如数家珍。

              书画方面的修养慢慢精进,融入血?#28023;?#21270;为精神。如果不深谙此道,根本不会有那么多文画相通的体验,也不会创作出那么多以书画为题材的小说及散文,更不会多年不动笔,一旦机会来临,立马显出不一般的绘画才能。过硬的童子功,多年的浸染,让中国传统的书画精神和汪先生其人其文融为一体了。

              会画画,对汪先生的创作多有影响。这一点他自己也深以为然:“?#19981;?#30011;,对写小说也有点好处。一个是,我在?#39038;家黄?#23567;说的时候,有点像我父亲画画那样,先有一团情致,一种意向。然后定间架、画‘花头’、立枝干、?#23478;丁?#21246;筋……一个是,可以锻炼对于形体、颜色、‘神气’的敏感,我以为一篇小说总得有点画意。”(见《两栖?#37038;觥罰?/p>

              在《我的创作生?#25721;?#20013;,汪先生又谈道:“我的?#19981;?#30475;画,对我的文学创作是有影响的。我把作画的手法融进了小说。有的评论家说我的小说有‘画意’,这不是偶然的。我对画家的偏爱,也对我的文学创作有影响。我?#19981;?#30095;?#26159;?#28129;的风格,不?#19981;?#32321;复浓重的风格,对画,对文学,都如此。”

              这些话?#38469;?#22827;子自道,也是理解汪先生小说创作的门径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作为一位书画兼擅的知名作家,对于当代画?#24120;?#27754;先生也有自己的看法,并提出意见:“我建议美术学院的中国画系要开两门基础课,一是文学课,要教学生把文章写通,最好能做几句旧诗;二是书法课,要让学生临帖。”(见《谈题画》)他还说:“一个画家,首先得是个诗人。”(见《题画二则》)

              这些话颇富建设性,不知书画界的专家学者是否以为然。

              学人小传

              汪曾祺,小说家、散文家、戏剧家。1920年出生于江苏高邮,?#26377;?#21463;到良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和艺术熏陶。1939年就读西南联大中文系,师从沈从文、闻一多、朱自清等,文学之路由?#20284;?#27493;。1949年出版短篇小说集《邂?#24605;罰?#22312;文坛崭?#38203;方恰?#26032;中国成立前当过中学教员、历史博物馆职员等。1950年起先后任《北京文艺》《说说唱唱》《民间文学》编辑,?#37038;?#20102;民间文学的诸多滋养。1962年到北京京剧团任编剧,直至离休,是现代京剧?#28193;?#23478;浜》剧本的主要改编者。1963年小说集《羊舍的夜晚》出版。新时期创作了《异秉》《受戒》《大?#20934;?#20107;》《岁寒三友》等一批风格独特的小说,出版有小说集《晚饭花集》《?#20113;?#28145;处》《矮纸集》,散文集《蒲桥集》《晚翠文谈》《塔上随笔》《独坐小品》《旅食集》《逝水》等。1997年5月16日因病抢救无效去世,享年77岁。

              (作者?#25022;未?#23071;,系山东财经大学?#21271;?#23457;,曾编《文与画》?#27573;?#21619;》《人间草木》《说戏》等与汪曾祺相关书籍,并于汪曾祺去世十周年之际,策划选编纪念集《你好,汪曾祺》等。)

            外?#21073;?#19968;个中国家庭40年的生活变迁_fororder_CqgNOlwbSaGAIjdPAAAAAAAAAAA630.705x528.300x225

            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            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?#34224;?#21496;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           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            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?#34224;?#21496;统?#36824;?#29702;和销售。

           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?#34224;?#21496;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?#27573;?#20869;使用,不得超?#27573;?#20351;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 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?#34224;?#21496;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?#34224;?#21496;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?#25103;?#26435;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?#25103;选?#24046;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            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?#24895;?#36131;。

            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

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ource id="3nutp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3nutp"></code>
              1. <big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 id="3nutp"></s></delect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ource id="3nutp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ource id="3nutp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3nutp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big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 id="3nutp"></s></delect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3nutp"><delect id="3nutp"><source id="3nutp"></source></delect></meter>